当前位置:行业动态 > > ●收藏本页●
美商扫货广交会:别管特朗普,“我得赶紧下订单”
   
发布时间:2017-5-2     来源:网络中心
 
数据载入中...
 
无利不起早。在作为中国外贸“风向标”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称“广交会”)上,美国的采购商们表现勤勉。
 
过去几天,来自美国芝加哥的杰克·欧布莱(Jack Obrien)都是一早就由在中国的中间商开车,送到121届广交会的现场。当第一财经记者上午10点在家居展馆看到他时,背着黑色挎包行色匆匆的杰克已完成了第一轮扫货。
 
杰克是美国Homestyles Sales & Market公司的创建者。这家小型公司的主要业务连着中美两头:通过参加中美各类展会,寻找在华制造商,在美销售家居(装饰)产品。自12年前创立公司伊始,他就开始在各地参展,至今已经参加过25次广交会。
 
就在他例行参展的这段日子,从华盛顿到北京,因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的种种言论而可能引爆中美贸易战的预期依然高悬。相当多的业内人士担心,中美贸易接下来的走向会对实业造成多大的损失。
 
经历了三十多年的中美贸易起起伏伏,资深参展商杰克却摊开手,认为政治与己无关。反而滔滔不绝地和第一财经记者谈起了亚马逊和互联网。“比起特朗普,互联网对我生意的影响大多了。” 他直率地说。
 
第一财经记者随机采访到了超过5位美国消费品采购商,都对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可能带来的冲击并不感冒,表示并不会影响自己的决策。
 
相比特朗普,互联网冲击更厉害
 
一般而言,从短期效果来看,对中国对美出口影响巨大的政策包括汇率和税务政策。然而,第一财经记者走访发现,相对于政经局势带来的不确定性,互联网等因素对美国市场的冲击,却更受消费品类业内人士关注。
 
杰克在美国国内的客户,既包括互联网平台,也包括传统的零售商。让杰克稍有不适应的是,7年前,这些互联网平台才刚刚萌芽,但现在却完全改变了整个零售业的发展图景。由于通过互联网销售产品的比例越来越高,如果美国零售企业没有相应的在线平台,就很难生存。杰克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决定企业核心的并不是产品有多好,而是产品如何递送,而这一点上,行业巨头亚马逊拥有较多的资源。
 
杰克的企业比较小,并没有直接和亚马逊合作。“老实讲,这也影响了我的生意。因为我的客户中非常高的比例还是传统的零售平台。”他对记者说,“所以,我希望到现场来看看目前世界各地的状况如何,最终零售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同一时间,来自美国南部弗吉尼亚州的凯斯(Keith Kibiloski)与他的亚洲合伙人刚刚到达广交会的钟表展区扫货。他在礼丽国际有限公司担任高级总裁,负责销售,主要目标产品是钟表和天气监测装置。不同的是,作为进口商和分销商,他的公司与亚马逊有直接合作。  在互联网冲击下,美国实体零售店的巨无霸沃尔玛也在酝酿跨界和转型
 
他不愿意透露自己客户中传统零售商的比例,但也承认,目前零售商客户的日子是比较难过的。
 
“在美国,人们通过互联网购物越来越多,而通过实体店的越来越少,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但现在实体店也开始在互联网上设立平台,比如沃尔玛就花了33亿美元(约合227亿元人民币)收购电子商务初创企业Jet.com。”他提醒记者。
 
参展的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泊尔”)炊具事业部国际营销中心总监翁林生说,他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个趋势带来的阵阵寒意。
 
2017年新年伊始,美国零售业实体门店正在经历寒冬:西尔斯百货(Sears)将申请破产,电子卖场Radio Shack申请破产,MC Sports宣布破产并关闭68家门店;杰西潘尼百货(JCpenny)今年关闭138家门店,梅西百货今年关闭68家门店。“由于美国市场销售终端竞争激烈,直接导致客户购买产品单价下降,对我们也造成冲击。”他说。
 
目前,苏泊尔的美国客户依然以实体店为主,大约占了80%,这些客户也是来参加广交会的传统客人,包括美国的贸易中间商、进口商等。对于网店的探索才刚刚开始,通过亚马逊等网络销售的比例也还比较有限。翁林生对第一财经表示,相比欧洲等地比较固化的客户,预计本次美国客商来的人会比较少。
 
特朗普贸易新政影响几何?
 
不论如何,关于中美贸易的走向及随之而来的影响,已经成为今年以来最热的国际议题之一,一些当事人对第一财经记者发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慨。
 
但包括杰克在内的美国客商们,显然对特朗普的话毫不在意。
 
杰克在大学学的是市场营销和经济学,毕业后先是加入了两家进口商做销售,之后又与朋友合伙开了16年的家居用品销售公司,再到12年前创立自己的公司,主打中美家居消费品贸易,同期开始来中国广交会寻觅商机。
 
凭借这么多年在中美间的来来去去,杰克认为,政客变换影响不了商业大局,即便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如果走得太远,那么一定有相应的力量来制衡他。“人们可能不需要如此焦虑,政客们发声力图显得自己很重要,但最终,商业力量会战胜政治口号。”
 
他以自己的经验分析说,美国和中国是密切相关的,中国拥有很多美国国债,美国又从中国购买了很多产品,所以中美都有彼此制衡的力量,并没有一方对另一方拥有绝对压制性的力量,双方的力量是均衡的。时而难免有些小摩擦,但大的冲突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从2015年的数据细分中国对美国出口各行业情况
 
 “真正会影响到生意决策的是更大的事件,比如发生局部战争。如果世界经济受此影响,对每个人都不是好事。”他说,“但很多其他类似的政治事件,可能会暂时延缓贸易,但不会让贸易停滞——我们还是得吃饭,得把食物摆上桌子,政治家也知道这一点。”
 
凯斯则直截了当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什么也不会发生,这一切都只是作秀。100天过去了,特朗普除了每天不断发言并发推特,他什么也没做。“要修美墨边境长城,修了吗?否决奥巴马医改法案,否决了吗?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改变,但是比100天要久得多。”
 
展会上,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州负责眼镜采购的业者则对记者半开玩笑地说,“如果真有人会因为特朗普政策而退出市场,那才好呢。”
 
有趣的是,参与广交会的中国制造商显然比他们的美国客户更担心来自特朗普的冲击。
 
美国市场是苏泊尔的“半壁江山”,翁林生密切关注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动向。翁林生认为,美国市场的不稳定因素,很可能会造成下半年的出口下滑,他们已经开始积极拓展包括北欧(挪威、丹麦等)地区在内的其他市场。
 
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国际营销事业部副总经理杨崇义经历了刚刚结束的第一期春季广交会。在他看来,不论是新客户的数量和质量,都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较为特殊的是,在全球的保温杯市场中,美国占据了56%的份额;而在哈尔斯的出口市场中,美国占比则达到了60%。由于2016年下半年赶上一美国知名品牌商客户开发了爆款产品,去年细分市场对北美出口平均增速达到了50%,而哈尔斯的增速则达到110%以上。这样的飞速增长也延续到了今年一季度,但随着二季度的到来,杨崇义感到,要保持这样的增速挑战巨大。
 
他也担心,特朗普的政策若真的指向汇率或关税等方面,就会对公司产生影响。
 
当然,也许是大众消费品较少有美国生产商来竞争,因此截至目前较少出现反倾销或反补贴的案例。
 
据美国商务部统计,家具玩具、纺织品分别居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的第二、第三位,2016年占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12.1%、8.5%。中国的家具玩具、鞋靴伞等轻工产品和皮革制品箱包占美国进口市场的59.3%、60.2%和55.0%,具有绝对竞争优势。
 
 
最新的中美贸易摩擦典型案例,是当地时间3月28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决定对自中国进口的铝箔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商务部贸易救济局局长王贺军指出,中美两国铝业具有很强的互补性,美国铝业早在20多年前就陆续退出增值较低的铝箔生产,而集中精力生产并出口高端铝材。美国铝箔生产的下降并非中国铝箔对美出口导致的。中方认为,不合理地使用贸易救济措施,不仅损害中国铝箔企业出口利益,也会削弱美国下游产业的竞争力,不利于美国国内就业,还会影响广大美国消费者的福利,最终导致中美相关产业两败俱伤。
 
时机可能也是一个问题。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江山对第一财经表示,预期中美经贸关系总体是合作大于竞争,尽管近年来竞争面有所增加,双边经贸格局与多年前相比已经发生较大的变化。特朗普政府在处理对华经贸问题的时候,应会权衡利弊,以及综合全盘考虑其他因素后才会做出决定。
 
不论是杰克还是他的美国同伴们,都告诉第一财经,自己的生意有前途,完全不会改变在中国的订单计划。“今年(美国)经济状况比较好,所以生意应该还不错吧。” 凯斯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冲进展馆,匆忙地开始了一天的扫货。(来源:搜狐财经)
 
   
数据载入中...
文件下载· 
编辑:admin

 

内蒙古际华森普利服装皮业有限公司(主办) 地址: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庆丰西街88号

联系电话:0478-8321008 Email:sample@sample.net.cn [蒙ICP备08000421号-1]

 

点击放大点击放大